新闻资讯

大国工匠罗昭强:不忘初心展现中国工人创造力

作者:admin 日期:2019-04-19 点击:165

(爱国情 奋斗者)大国工匠罗昭强:不忘初心展现中国工人创造力

长春4月18日电 (郭佳 柴家权)从绿皮车到复兴号,中国轨道客车从“追赶者”变成“领跑者”。角色转换之间,中国技术工人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中国智造”新推手。

坐落于吉林长春的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车长客”)前身为长春客车厂,始建于1954年,如今,已成为中国核心的轨道客车研发、制造、检修及出口基地。

47岁的罗昭强是中车长客的一线高铁装调工,他研发的高铁模拟调试实训装置,开创了利用模拟手段对从事高铁车辆调试工作的操作员工进行培训的先河。今年初,他凭此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工作中的罗昭强。中车长客供图 摄

高铁“医生”爱发明

在中车长客高速动车组制造中心调试车间,中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复兴号列车正在等待调试。这是复兴号在工厂内的最后一道生产工序,罗昭强和工友必须确保其安全出厂。

“调试工作就是给高铁赋予生命的人,你会发现,高铁列车进到我们调试车间以后,灯亮了,雨刷动了,门会动了,整个车好像变活了。”罗昭强说,这份工作好比给高铁看病的“医生”。

罗昭强轻描淡写的调试工作实际上难度极高。动车组涉及的所有技术,调试工都要一一通晓。因此,早些年中国有能力从事该工种的人才极为稀缺,全国范围尚不足2000人。

“调试既要调又得试,可面对价值上亿元的动车组,师傅们生怕新人把车整瘫痪了,在车上说得最多的就是:别动,千万别动!”罗昭强说,这种情况严重制约了调试新人的成长。

随着中国高铁技术的飞速发展,人才短缺的问题更加迫在眉睫。

罗昭强急了。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一个想法逐渐浮现:用造价便宜的通用器件来替代昂贵的车辆部件,创造一种高速列车整车调试环境模拟技术,让受训人员可以随时实际操作。

但这谈何容易。高速动车组是高度集成的复杂系统,一列动车组,拥有4000余张电气原理图和近6000张逻辑控制图,每一个逻辑变量的变化,都会导致车辆状态的变化。

罗昭强不服输,硬从图纸学起。“没有退路,自己逼着自己上”。

“那时候我天天拿着小本到各个车间问,好多人说‘你一个电工问这干嘛?’”罗昭强说,“我这人很能坚持啊,终于有一天人家跟我说‘你说这个问题我还真没这么考虑过’。”

罗昭强“学业有成”后,选取了最能体现动车组特点的受电弓、牵引、空调等主要环节,模拟出动车组系统的操作逻辑,工人只要掌握了这些原理和操作,就能基本掌握动车组调试的精髓。

4个月后,罗昭强把自己精心设计的图纸交给了厂家,但意外的是厂家很快就把图纸退了回来。理由是:过于复杂,做不了。倔强的罗昭强决定带着徒弟自己干。

罗昭强带领徒弟们整合不同模块,编写程序,设计中央控制单元……最终,这套“高速动车组调试操作实训装置”诞生了。

据介绍,每套模块都可以模拟动车不同故障,训练调试工人排查故障的能力,以往两三年的培训周期被缩短到了半年以内,让调试工增长的数量跟上了中国高铁迅猛发展的步伐。

后来,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专家评价该项目时一致认为,这是一项不可多得的由工人完成的科技成果,水平处于国际先进行列,填补了国内空白,充分体现了高铁工人的创新能力。

醉心搞技术 给个领导也不换

罗昭强毕业于大连机车技工学校维修电工专业,1990年进入长春客车厂时刚17岁出头。那时,技术工人在全国不被重视,他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的迷茫,不知道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我们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到工厂基本都想着:好好干,当干部。”罗昭强回忆说。

不过,罗昭强与众不同,他对技术很痴迷。上班不久,他从新闻里听说中国一汽上了第一条全自动车床生产流水线,于是千方百计“混”了进去,扮做小工帮着干活,并且每周厂休时都坚持去,风雨无阻。

后来,一汽老师傅看他勤快,就拿出一本操作手册递给他,说:“小罗,这书长春市就一本,不能丢,借你一天,是抄是印,你回去想办法。”

“抄肯定是来不及了,但那时候,打印很贵,我记得一张5角,我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钱。”罗昭强坦言,那时真是心疼,但为了学知识还是咬牙印了一份。

至今,罗昭强仍然保存这那本小册子。他说,实际上这本书打开了他学习自动化的大门。尽管当时中车长客还在做绿皮车,但他相信时代会变,总有用得上的一天。

等待,总是艰难的。2000年前后,面对生活上的压力,罗昭强萌生了退意。有合资企业给他开出了5倍于中车长客的工资。“说不动心,那是假话。”罗昭强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但思考了几天后,罗昭强还是决定留下来,理由也很简单。“企业培养了我,我有责任与企业共进退。”罗昭强就是用这样一条别人说他很傻的理由做出了决定。

2004年,中车长客开始制造高速动车组,罗昭强十几年的积累终于爆发了,他成了厂里4000多套引进设备最熟练的维修工。同时,他还在国内举办的各大技能比赛频频拿奖。

2008年,厂里领导找到罗昭强,让他当领导。罗昭强激动得三天没睡好,全家也都为他感到高兴。当一切准备停当,找领导签字的时候,罗昭强站在门口,竟没办法敲下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矛盾在哪里,就是很纠结。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说‘罗昭强,你究竟在干什么?你是真的想转吗?你是不是有好多事情想干都没干成啊?’”罗昭强说。

终究,罗昭强还是放弃了收入更高、社会地位更高的领导岗位,继续做自己的老本行。

“人生每走一步都是在十字路口进行选择,无所谓对和不对,主要是坚定决心沿着自己选择的方向走下去,肯洒汗水、肯用智慧,人生路上一定繁花似锦。”罗昭强说。

回顾29年从业经历,罗昭强认为,是中国高铁事业的快速发展给了技术工人展示才能的舞台和成就梦想的空间。为企业创造效益的同时,也实现了人生的增值。

工人伯乐

罗昭强深知,中国高铁未来发展需要大量技能人才来支撑。为此,他将“罗昭强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对外开放,开展跨工种、跨企业、跨国界带徒,把多年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人。

记者在罗昭强的工作室看到,他的办公室只是在工作室中隔出狭小的一块。公司曾给他搬又大又清净的办公室,他拒绝说“只有和年轻人待在一起,才能知道他们需要什么”。

罗昭强的工作室一向非常热闹,他为年轻人设置了很多有趣的培训项目,让枯燥、乏味的理论知识变得活泼,易于接受。因而,年轻人都愿意到这里切磋琢磨,常常很晚才散去。

经过几年的摸索,罗昭强搭建起了人才成长平台,根据每个人的特点,设定不同发展目标,定向培养,因人施教,分类塑造。

此外,罗昭强还用20余年经验编写了24万字的《轨道车辆制修工基本技能系列丛书》,帮助70余人顺利考取了高级技师、技师。

凭借这份热忱和责任感,目前,罗昭强已培养出6名全国技术能手、8名中央企业技术能手、10名省首席技师、3名市技能竞赛状元、100余名高级技师,有1名徒弟成为中国中车首席技能专家、4名徒弟成为中国中车资深技能专家。

罗昭强不仅有中国徒弟,还有美国徒弟。他的工作室承担了美国春田工厂的技术培训工作,中国高铁工人的精湛技术让美国同行挑起了大拇指。

从名不见经传的电工到受人尊敬的大国工匠,罗昭强的故事感染着年轻人。他常对年轻人说:“新时代的工人不仅要埋头苦干,还要抬头创新。”

“我们公司调试工人的技能水平在世界上都非常受认可,对我们年轻人来说,钻研技术一方面有可观的收入,另一方面也受人尊敬。”罗昭强的徒弟于明远说。

未来,罗昭强还将带领团队针对智能高铁的全自动无人驾驶、弓网监测、走行部监测、障碍物检测等引领世界高铁发展潮流的高端技术进行持续深入研究,开发配套模拟调试系统,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走出国门提供有力支撑。

“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国外可以借鉴的技术了,因为我们是在领先,我们前面是没有路的,我们只有自己靠创新去开路。”罗昭强说。(完)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